精彩小说尽在口袋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我脸颊肉混账东西

>

我脸颊肉混账东西

巢父 著

现代言情 班码峁 祖掖肥

“巢父”的《我脸颊肉混账东西》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娘亲擦了擦我的眼泪:“惹了什么祸事,直说吧,不打你就是了”我抓住她的手,放在脸上,热泪盈眶,真情实感:“娘亲,你还没死,太好了!”“……来人!将皮鞭取来!”娘...

来源:投稿单本602   主角: 祖掖肥班码峁   更新: 2024-05-09 12: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脸颊肉混账东西》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祖掖肥班码峁,讲述了​还敢盼我死—”“我不敢,我不是,我没有!娘亲!娘亲!别打呀!啊好疼—”我裹着大氅,在大厅里辗转腾挪...

第一章

娘亲擦了擦我的眼泪“惹了什么祸事,直说吧,不打你就是了。
我抓住她的手,放在脸上,热泪盈眶,真情实感“娘亲,你还没死,太好了!
“……来人!
将皮鞭取来!
娘亲登时变了脸色,狠掐我脸颊肉“混账东西,整日不学好,还敢盼我死—“我不敢,我不是,我没有!
娘亲!
娘亲!
别打呀!
啊好疼—我裹着大氅,在大厅里辗转腾挪,最后纵身一跃,抱紧屋脊上的横梁不撒手。
低头看一群人拉着劝着,以及指着我怒骂不止的娘亲。
娘亲还活着,关键是打人还挺疼。
嗯……不是做梦。
是真的。
2我重生了。
重生在了十七岁这一年。
我仔细回想重生前的事,只记得,与兰漾吵了架,一气之下,约着上官绮去喝花酒……3上官绮搂着漂亮小郎君,边喝酒,边叹气“我至今不懂,为何你每每与兰漾吵架,都被他赶出家门,你是做妻主的,怎混得如此之惨啊?
“胡说!
我一杯酒重重撂在桌上,横眉冷对“兰漾他入赘嫁我,如何敢将我赶出门!
……是我自己,看不得他,一看便气,不如出门寻乐。
“哦……上官绮笑嘻嘻“那你倒是寻一个我看看,别光是嘴把式,你瞧,今日这船上丝竹管乐皆是一等一的清倌演奏,看上了谁,后舱给你备着呢。
我扫过纱帘后那一众乐者,哼哼着说“本郡主身子金贵,不是随便哪个都能碰的。
兰漾都不行,这群人,自是也不配。
上官绮笑而不语,只拼命劝酒,劝来劝去,将我劝醉了。
我这一醉,是真真醉傻了,醉懵了。
亲疏远近,人畜不分,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只抱着她,大声痛诉“娘亲……娘亲啊!
你怎么能如此狠心,世间男子多得像星星一样,你为何偏要我娶兰漾啊!
“呦呵~她跟看热闹似的,兴致勃勃地问,“兰漾怎么?
你们怎么了?
我简直要气哭了“兰漾不是个好东西!
他欺负我!
管着我!
不让我喝酒!
不给我月钱!
逼我读书!
给我留功课!
天不亮便催我上朝!
鸡都没还没叫,他比鸡起的都早啊!
“噗—“娘亲你还笑!
你将公主令给了他,你怎么不将我的命也给他啊,给他给他都给他!
“…
娘亲擦了擦我的眼泪“惹了什么祸事,直说吧,不打你就是了。
我抓住她的手,放在脸上,热泪盈眶,真情实感“娘亲,你还没死,太好了!
“……来人!
将皮鞭取来!
娘亲登时变了脸色,狠掐我脸颊肉“混账东西,整日不学好,还敢盼我死—“我不敢,我不是,我没有!
娘亲!
娘亲!
别打呀!
啊好疼—我裹着大氅,在大厅里辗转腾挪,最后纵身一跃,抱紧屋脊上的横梁不撒手。
低头看一群人拉着劝着,以及指着我怒骂不止的娘亲。
娘亲还活着,关键是打人还挺疼。
嗯……不是做梦。
是真的。
2我重生了。
重生在了十七岁这一年。
我仔细回想重生前的事,只记得,与兰漾吵了架,一气之下,约着上官绮去喝花酒……3上官绮搂着漂亮小郎君,边喝酒,边叹气“我至今不懂,为何你每每与兰漾吵架,都被他赶出家门,你是做妻主的,怎混得如此之惨啊?
“胡说!
我一杯酒重重撂在桌上,横眉冷对“兰漾他入赘嫁我,如何敢将我赶出门!
……是我自己,看不得他,一看便气,不如出门寻乐。
“哦……上官绮笑嘻嘻“那你倒是寻一个我看看,别光是嘴把式,你瞧,今日这船上丝竹管乐皆是一等一的清倌演奏,看上了谁,后舱给你备着呢。
我扫过纱帘后那一众乐者,哼哼着说“本郡主身子金贵,不是随便哪个都能碰的。
兰漾都不行,这群人,自是也不配。
上官绮笑而不语,只拼命劝酒,劝来劝去,将我劝醉了。
我这一醉,是真真醉傻了,醉懵了。
亲疏远近,人畜不分,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只抱着她,大声痛诉“娘亲……娘亲啊!
你怎么能如此狠心,世间男子多得像星星一样,你为何偏要我娶兰漾啊!
“呦呵~她跟看热闹似的,兴致勃勃地问,“兰漾怎么?
你们怎么了?
我简直要气哭了“兰漾不是个好东西!
他欺负我!
管着我!
不让我喝酒!
不给我月钱!
逼我读书!
给我留功课!
天不亮便催我上朝!
鸡都没还没叫,他比鸡起的都早啊!
“噗—“娘亲你还笑!
你将公主令给了他,你怎么不将我的命也给他啊,给他给他都给他!
“…

小说《我脸颊肉混账东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脸颊肉混账东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