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口袋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上一辈子的爱恨

>

上一辈子的爱恨

龚濒褫 著

现代言情 许篥 逯阊竖

最具潜力佳作《上一辈子的爱恨》,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逯阊竖许篥,也是实力作者“龚濒褫”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看不得不承认,我感觉到胸腔里高悬已久的心正一点一滴挪回原位,它还太稚嫩,不该承担上一辈子的爱恨或许就这样,老天爷也觉得我苦了太久,所以给了我新的人生,让我...

来源:投稿单本602   主角: 逯阊竖许篥   更新: 2024-05-16 12: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上一辈子的爱恨》是作者“龚濒褫”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逯阊竖许篥,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它还太稚嫩,不该承担上一辈子的爱恨。或许就这样,老天爷也觉得我苦了太久,所以给了我新的人生...

第一章

看。
不得不承认,我感觉到胸腔里高悬已久的心正一点一滴挪回原位,它还太稚嫩,不该承担上一辈子的爱恨。
或许就这样,老天爷也觉得我苦了太久,所以给了我新的人生,让我灵魂不再飘荡。
次日醒来,我自己梳好头,坐在桌子上“爹,娘。
天。
嗓子软的像是要掐出水,我有多久没这样撒过娇。
幻想手掌贴过额头,暖烘烘的夸奖、袅袅飘起的炊烟、其乐融融的早饭。
上述场景,都没有发生。
—我爹娘死了。
就在一墙之隔。
被人砍死的,为了不让凶徒发现屋内还有女儿,他们连呼救都没有。
而这段时间,村中来的陌生人,只有一队珍珠商。
在清晨时业已离开。
村人可怜我,要帮我爹娘收尸,商定下土时却不见我的踪影。
我早回到屋中收拾好东西,系成小小一个包裹,伏在进城报案的牛车后。
县老爷开始很重视,后来传商人上过堂后,就不了了之。
因为他们是为侯府办事的。
昭华郡主年老,色衰便忧爱弛,谢徵的好骨相三十多却才正茂,又有实在的功绩,狂蜂浪蝶永远杀不干净。
于是偏信古方,一日两盏的珍珠粉碾碎,喝敷两用养颜。
我找了很久,才在邻县最大的客栈里找到那行人。
他们包下大堂喝酒,醉醺醺地谈天说地,最后说到我爹娘。
“两个不识好歹的老家伙。
说这次采量少,要自己留着,呸,郡主想要的东西,他们也敢不给?
—那东西,是珍珠。
我爹每年都会攒几颗,说将来给我做嫁妆用。
他们杀了人后,不出意外,在我娘衣柜里翻出一个大盒子。
满当当、沉甸甸的珍珠,光华动人,质量上乘,还能昧下一大笔银子,自然开心。
我溜到后厨。
在他们的酒里兑了又兑,酒变得很醇,后劲很大,没多久,他们就醉趴在桌子上。
我面无表情地换了客栈的香。
目光停在他们腰间的斧头上许久,很想抄起来,把他们一下一下砍死,千倍百倍地让他们尝到那些痛苦。
可是不敢,没办法处理掉所有痕迹,我太弱了。
那不是我第一次杀人。
却是我第一次流泪,哭的那样惨,身子蜷缩在门与墙的缝隙里,把所有水分都流干。
我离…
看。
不得不承认,我感觉到胸腔里高悬已久的心正一点一滴挪回原位,它还太稚嫩,不该承担上一辈子的爱恨。
或许就这样,老天爷也觉得我苦了太久,所以给了我新的人生,让我灵魂不再飘荡。
次日醒来,我自己梳好头,坐在桌子上“爹,娘。
天。
嗓子软的像是要掐出水,我有多久没这样撒过娇。
幻想手掌贴过额头,暖烘烘的夸奖、袅袅飘起的炊烟、其乐融融的早饭。
上述场景,都没有发生。
—我爹娘死了。
就在一墙之隔。
被人砍死的,为了不让凶徒发现屋内还有女儿,他们连呼救都没有。
而这段时间,村中来的陌生人,只有一队珍珠商。
在清晨时业已离开。
村人可怜我,要帮我爹娘收尸,商定下土时却不见我的踪影。
我早回到屋中收拾好东西,系成小小一个包裹,伏在进城报案的牛车后。
县老爷开始很重视,后来传商人上过堂后,就不了了之。
因为他们是为侯府办事的。
昭华郡主年老,色衰便忧爱弛,谢徵的好骨相三十多却才正茂,又有实在的功绩,狂蜂浪蝶永远杀不干净。
于是偏信古方,一日两盏的珍珠粉碾碎,喝敷两用养颜。
我找了很久,才在邻县最大的客栈里找到那行人。
他们包下大堂喝酒,醉醺醺地谈天说地,最后说到我爹娘。
“两个不识好歹的老家伙。
说这次采量少,要自己留着,呸,郡主想要的东西,他们也敢不给?
—那东西,是珍珠。
我爹每年都会攒几颗,说将来给我做嫁妆用。
他们杀了人后,不出意外,在我娘衣柜里翻出一个大盒子。
满当当、沉甸甸的珍珠,光华动人,质量上乘,还能昧下一大笔银子,自然开心。
我溜到后厨。
在他们的酒里兑了又兑,酒变得很醇,后劲很大,没多久,他们就醉趴在桌子上。
我面无表情地换了客栈的香。
目光停在他们腰间的斧头上许久,很想抄起来,把他们一下一下砍死,千倍百倍地让他们尝到那些痛苦。
可是不敢,没办法处理掉所有痕迹,我太弱了。
那不是我第一次杀人。
却是我第一次流泪,哭的那样惨,身子蜷缩在门与墙的缝隙里,把所有水分都流干。
我离…

《上一辈子的爱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